希望有天能做一个“普通人”

文/邹近夫 像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人,一度徘徊于彭罗斯阶梯,日复一日在原地打转,退也不是,进也不是。没有人来帮你破解这隐藏的奥秘,自以为是一步步攀登,怎料没有尽头。 倘若成不了气候,那么就会被机制淘汰,甚至灭亡。它是这个时代与生俱来的一种恐慌。也因此,许多人怀揣着一颗出人……

曲溪潘女士

文/安素 不知何时起,我与潘女士的话越来越少。 1972年是一个多事之秋,陈毅、徐冰等人逝世,中国与日本建交,潘女士出生在一个叫曲溪的江南小村里。 随着京杭大运河的水流声,随着大大小小的渔船声,潘女士一天天的长大。哦!对了,潘女士还有个哥哥,听她讲的零碎记忆,我才知道她曾经那……

那些关于情绪的连珠妙语

寂寞:一种不坏的心绪,就像小鸟飞走后的那棵寂寂的米槠树。——村上春树 嫉妒:心里像汽水加了柠檬汁,咕嘟咕嘟冒酸泡。——张爱玲 遗憾:像身上一颗小小的痣,只有自己才知道位置及浮现的过程。——简媜 失落:小孩子放的气球,上去不到几尺,使爆裂归于乌有,只留下忽忽若失的无名惆怅。——钱……

战友啊!战友!永远的战友!

——写在83433部队72分队战友上海聚会之际 文/廖超国 战友啊!战友,这是一个多么神圣的称呼,她来自于生与死的考验;战友啊!战友,这是一个多么崇高称呼,她源自于血与火的战场;战友啊!战友,这是一个多么亲切的称呼,她出自于手与足的情谊。 是啊,人生中,就有这样一种情结,像珍藏醇……

我所理解的幸福和痛苦

文/Sanding 痛苦是幸福的源动力,这句话其实是很难理解的。如果没有在生活中不停地实践和反思,是永远无法体会这个道理的。 上学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还是很明智的,懂得要在社会中生存就一定要学一些基础知识。大二时, 跟着室友听新概念直播课程,最终坚持听完,觉得辛苦的付出很值得,因为现……

我所理解的理论与实践

文/Sanding 我是一名程序员。所以对实践相对要求多一点儿。 理论和实践谁更重要?这是没有正确答案的。 在上学的时候读到一句话:在理论中想到实践,在实践中想到理论。我也一直在践行这样的一句话。读理论的时候把做过的项目中用到的知识点进行剖析。实践过程中用理论去分析,虽然有时候……

请借我与深渊对望的勇气

文/一小点 “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视你。”这句尼采的名言我第一次听到是从别人口中,却丝毫不感陌生,可能是因为听到的时间节点比较特殊,在得知自己需要手术来消除病根的时候。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要面临的结果是好是坏,从我身上摘除的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东西,内心被难以描述的忐忑……

1层意义,2套逻辑,3个方法,构建你的成长路径

文/Windy Liu 2015年,当我想要找回对生活热情的时候,我参加了一个手绘小组,然后就把绘画的兴趣捡了起来,还交到了很多朋友。 2016年,当我想要更加积极地面对生活的时候,正赶上了一个知识学习的大趋势,而我也从中认识到自我的不断进步,才能成就理想的生活。 2017年,经过几个月来对……

舌尖上的故乡

文/鹦鹉夜阳 不知道在哪里看过这种说法,爱吃豆腐的人,有德,是吃中国的那种豆腐,不是吃女人豆腐的吃豆腐。原因就是,因为爱吃豆腐的人,他能克服贫困,安于质朴,他坚韧,所以有德。这是,我第一次对美食文化产生了兴趣。 第二次,就是看了大家耳熟能详的“舌尖上的中国”。让人感兴趣的不仅……

念一味槐花香

文/读博在四方 没了解域外农林作物传入中国的知识之前,从未想过洋槐花的洋还跟洋火(火柴)的洋是一个意思,竟然都是舶来品。没那年临时起意提前下了公交选择走回住所,也从未想过洋槐花除了有乳白色花序品种外,还能碰到一种紫红色的,遭遇了于我而言的“黑天鹅事件”。 故乡的洋槐花开得……